1998年6月20日,我從政大畢業。

那天我起床晚了些,
讓準備送花的學妹在圖書館前枯等;
那天陽光普照,
一束又一束的鮮花難得捧在我手,
真的要畢業了,
也是難得的在行政大樓、圖書館、電算中心等處室謝謝照顧和拍照。

下午,準備進行畢業典禮,
開始下大雨,
媽媽送我步入圖書館前的人群,
校長領著畢業生們逛校園往體育館前進,
沿路在校生送我們進場。

噢,因為畢業典禮很無聊,享受了遊園時的注目後,
我就溜出會場了,
什麼撥穗啦啥的都跟我無關了。

當天,台北市的警察在萬芳路木柵路交叉的抽水站的對角,
偷拍我的車輪壓在斑馬線。

當時河堤還沒加高,
警察躲藏的功力一流。

十年後,我在當時給我畢業證書的學校工作,
畢業典禮早就不是準備離開的時候,
而是六月初,似乎正要躁熱但也有下雨的時候。
也有時遇到SARS...

週休二日,所以也不能去各大樓道謝,
年齡隔閡,加上沒有真的要走,也沒有離情依依。
總是少了些什麼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ne 的頭像
shine

無盡的隨筆

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