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要離開台北了,才想到很久沒去貓空。

在木柵工作七年,上貓空的次數集中在前面幾年。而晚上去貓空的次數,似乎是沒有印象了。

從山下往山上看,貓纜崩塌的地方好像有擴大哩,也可能是幻覺,可是啊,我就是很想上山去。騎著機車。

依稀記得那一年大一,上貓空就是山腳下這間大學的學生常做的事情。因為這附近什麼都沒有,那時,沒有木柵線,要離開木柵只有穿越莊敬隧道才能到達基隆路;那時,北二高空蕩蕩,萬芳交流道是晚上垃圾車在用的。那時,天空很寧靜,指南路很擁擠,來自各處的大學生在政大門口集結,在附近的三間7-11補給──那年代沒有手機,所以這些明亮的定點是大家不得不的選擇。

夜晚的貓空很冷。我出發了。

指南路三段多很多建案,可是老去的過往因清明節而格外彰顯,雖然黑夜很黑,還是看得見一座一座的墳頭。

山上好多大墳!在沒有路燈的夜裡像是沒開燈的矮房。

從左側上山,從右側下山,我經過很多的茶園,大學時大家都愛去邀月,或者寒舍,也常跟他們拉廣告。寒舍的招牌不在我印象中的位置。

我想到晚上在貓空喝茶喝到天亮的往事,女生宿舍晚上十點門禁,所以也只能在外頭耗到天亮,這是現在的學生難以想像的,為了無處可去的女生們,我們拖太晚就只能待到天亮了,山上越晚越冷,冷到發抖,有時候夜唱回來,我們也在樟山寺勉強打著精神聊天。

繞過貓空站,我就下山了。回頭會從右側的道路回來。右側道路會經過北二高隧道上方,然後再經過橋樑下方,經過指南國小,我曾經參加選務工作,地點就是指南國小,還要自己載票匭下山,這些都十幾年前的事啦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ne 的頭像
shine

無盡的隨筆

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